当时的白克清已经身居高位却丝毫不避嫌也不怕

分享到:
 伤亡那么多人,但却没有引起什么轰动,这事故被当时的宁海市政府给压了下来,知道的人并不太多。
 
    “我本来今天下午已经请好了假,准备去看望一下老院长,结果你正好回来,那咱们就一起去吧。”叶冰蓝开心的说道。
 
    “好,不过要先吃饭。”苏锐看着叶冰蓝眉宇间的疲惫神色,有些心疼,这妹子什么都好,就是工作起来实在太拼了。
 
    “嗯嗯,听你的。”叶冰蓝笑眯眯的看着苏锐的眉眼,眼神就从来没有挪开过。
 
    对于苏锐而言,已经寻找了福利院的消息找了那么多年,也不急在这一时,虽然他心里也很激动,但是相比较而言,叶冰蓝的身体更重要。
 
    “等从院长家里出来,我带你去按按摩解解乏吧。”苏锐说道:“你这样老是熬夜,光是靠睡觉是没法补回来的。”
 
    “没问题,听你的。”叶冰蓝笑道:“不过我可不让男的来给我按摩。”
 
    “我算不算男的?没有按摩师比我的手法更好。”苏锐说道。
 
    “你来给我按摩?”叶冰蓝笑靥如花:“当然可以!”
 
    …………
 
    老院长家住在城郊的一处老式楼房中,在现在日新月异的宁海,这种房子已经堪称古董了,随时面临着拆迁。
 
    “看来,老院长过的也不太好啊。”苏锐感慨道。
 
    叶冰蓝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也是打听了好久,才从一个民政局的朋友那里得到了消息。
 
    在二人幼年不算多的记忆中,老院长可以算得上是比较重要的人物了,当年的他就已经五十多岁,和蔼可亲,算一算,现在他也该有七十好几了。
 
    两个人怀着复杂的心情,拎着水果,沿着昏暗潮湿的楼道一直来到了六楼,站在了一扇老式防盗门前。
 
    苏锐的手放在门上,显得有些犹豫。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敲吧。”叶冰蓝说道,她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也有些微微的紧张,在这一刻,“兄妹”两个的心情是完全相同的。
 
    苏锐轻轻的敲了几下,从房间里面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谁啊?”
 
    还不待苏锐和叶冰蓝回答,门便已经打开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穿着简单布衣的老人。
 
    即便他的头发已经全白,身形也有些伛偻,脸上更是布满了皱纹,但是苏锐和叶冰蓝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十九年了,有些记忆总是如此深刻,无法磨灭。
 
    “老院长!”苏锐和叶冰蓝齐声喊道。
 
    听到这声问候,老人的身体颤了一下,浑浊的老眼之中有些难以置信。
 
    这个称呼,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几乎从来不曾响起过,陌生到似乎连他都要淡忘了!
 
    “你们是?”
 
    老院长看着站在门口如同一对璧人般的男女,有些犹豫,他在努力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孩子们变了太多,他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
 
    “老院长,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是小冰,这是我哥哥,苏锐。”看着记忆中的老人,叶冰蓝的眼中泛起了温情。
 
    “老院长,我是石头,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苏锐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小时候的外号。至于“苏锐”这两个字,鬼才知道是谁给起的。
 
    “小冰,石头?竟然是你们?”老院长在脑海里思考了半天,眼中又重现激动之色。
 
    “快进来,快进来。”老院长连忙把二人让进房间中,脸上的激动表情完全无法掩饰。
 
    “我这脑子真是越老越不好使了,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老院长连忙要给他们倒茶,却连合适的杯子都没有找到。
 
    最后,老院长只拿了两个碗出来,给他们倒满了水,这场景看的苏锐一阵心酸。
 
    “老院长,您的儿女不在身边吗?”细心的叶冰蓝问道。
 
    这房间似乎只有老院长一个人居住,桌上的午饭还没收拾,只有一双筷子。
 
    “孩子们工作忙,我住的又比较远,平时也就个把月回来看我一次。”老院长笑呵呵地说道:“老伴儿前几年得了胃癌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估摸着我这把身子骨还能再撑个几年。”
 
    苏锐打量着这房间中的摆设,心想这老院长的儿女可真够不孝顺的,也不想着给自己父亲添置一些好的东西。
 
    “好啊,真是太好了,小冰,石头,没想到你们都长那么大了。”老院长的眼光不断的在苏锐和叶冰蓝的脸上扫来扫去,充满欣慰的说道:“大小伙子和大姑娘,真是漂亮。”
 
    “我记得你们两个小时候就喜欢黏在一起,青梅竹马的,没想到长大了竟然成了两口子,真是好姻缘啊,天造地设的一对!”老院长感慨的说道。
 
    两口子?天造地设?
 
    很显然,老院长是误会了什么。
 
    听了这句话,叶冰蓝的俊俏脸庞中透着微微红意,心里有甜丝丝的感觉,她偷偷看了苏锐一眼,发现后者正想解释。
 
    “老院长,我和小冰其实是……”
 
    苏锐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叶冰蓝急忙打断:“老院长,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苏锐有些诧异的看了叶冰蓝一眼,貌似打断别人说话并不是她的风格啊。
 
    “我这身体啊,倒也还算硬朗,平日里闲着没事,多走走路,平时感冒发烧都不会有。”老院长看着叶冰蓝和苏锐,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高兴:“那么多年没见,你们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叶冰蓝犹豫了一下,道:“我正好有个朋友在民政局,就托他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老院长您住在这里。”
 
    她并没有说自己找了很多年,托了很多朋友,只是在最近才碰巧发现老院长的消息。
 
    因为,叶冰蓝连老院长的姓名都不知道,再加上曾经宁海市政府对于那场火灾的掩盖,许多有价值的资料都灰飞烟灭。
 
    “唉,那一帮可怜的孩子们,如今不知道都怎么样了。”老院长像是想起来什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福利院的孩子在少年进入社会之后,便成为没人管没人问的三无少年,很多到最后都是进了监狱,能够成长到叶冰蓝和苏锐这样的,真的是凤毛麟角。
 
    那些孩子,可都是老院长的牵挂。
 
    苏锐神情一动,开口问道:“老院长,您可还记得,在我离开之后,那一场火灾的情况?”
 
    老院长一听到“火灾”两个字,像是想起来非常痛苦的事情,身体竟然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您怎么了?”
 
    苏锐没有亲身经历那一场火灾,自然不知道当时造成了怎样的恐慌。
 
    “那一场火灾发生的时间,应该就是在你离开后不久。”没想到,老院长竟然连这种准确的时间点都记得。
 
    苏锐点了点头,他从各方得到的答案也是这样。
 
    “你被好心人领走之后没几天,福利院里就发生了一场大火灾,那是夜里,许多孩子和老师都在熟睡中,所有的校舍都被烧了。”老院长说到这儿,脸上的痛苦之色越发清晰,尽管时隔这么多年,但是此时重新回忆起来,那些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是人为纵火吗?”苏锐的语气已经是十分低沉。
 
    “公安局有立案,但是后来也不了了之了,因为当时被烧死烧伤的孩子真的太多,不吝于一场大灾难,如果传出去的话,对当时领导的前程可是会造成致命的影响。”
 
    老院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从他话语里的意思能够明白,他肯定也认为这是人为纵火!
 
    那么多校舍在夜间同时被烧掉,怎么可能是自然起火?在校舍的附近可是没有任何的火源!就算是食堂的液化气爆炸,也不可能造成这样的结果!
 
    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却由于政府领导的明哲保身,而生生错过了最佳的破案时机,导致现在成为了一桩悬案!
 
    苏锐眼中的冷芒逐渐开始凝聚。
 
    叶冰蓝本身就是刑警,她立刻开始分析查清这起案件的可能性。
 
    “时隔这么多年,恐怕真的是不好查了。”叶冰蓝思考了一下,轻声叹道。
 
    “后来,火灾之后,第四福利院就解散了,侥幸生还的老师和学生都被安置到了别的福利院,我也提前退休了,一直到现在。”
 
    苏锐之前并不知道这场火灾的原因,如今既然知道了,如果他不查清楚,和他的性格也就太不相符了。
 
    “老院长,您还记不记得,当时宁海的市长是谁?”对于这一点,苏锐并没有详细的了解过,十九年前就是宁海的市长,如今那么久过去了,恐怕地位已经高的可怕!
 
    “我当然记得。”老院长连回忆都不用,直接脱口而出:“白克清,他那个时候很年轻,刚刚当上宁海的市长,前途无量。”
 
    “白家三叔?”苏锐的眉头一挑,宛若两柄即将出鞘的利剑!http://piaotian.net
 
 第276章 极品女儿
 
    苏锐并没有把白家当成过敌人,虽然白忘川曾近对他出言不逊,虽然白秦川对他有过试探,但是苏锐都没有太过当真。
 
    只是因为在苏锐废掉了五大世家继承人之后,白克清站出来,替苏锐说了一句话。
 
    当时的白克清已经身居高位,却丝毫不避嫌,也不怕得罪五大世家的强大势力,如果不是他站出来,那么最后胜利的天平也不会更多的向苏锐这边倾斜。
 
    只是后来,白克清由于身体原因,逐渐退居幕后,不再出现。
 
    因此,当此时苏锐听说当年的宁海市长正是白克清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无比的震惊!
 
    似乎在他的印象里,白克清绝对不是这种人!
 
    因此,苏锐眼中的震撼神色才越来越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
 
    苏锐依旧摇了摇头,他完全不相信白克清会干出这种事情。
 
    “哥,你怎么了?”叶冰蓝看出来苏锐脸色不对,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苏锐摇了摇头。
 
    “石头,小冰,你们今天难得来一次,下午就不要走了,我们一起去楼下的饭馆聚一聚,我虽然退休的早,但好歹退休工资还是不少的。”老院长开心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我说爸,你退休工资就算再多,也禁不住这么花啊,你外孙最近生病,又花了不少钱呢,你就不攒点钱给他?”
 
    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少妇从门外进来,她的眼眉看起来和老院长有些相似,只是看起来颧骨有些高,这样的人一般都有些刻薄。
 
    “丽娟,你来了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老院长介绍道:“石头,小冰,这是我的女儿丽娟。”
 
    苏锐微微点了点头,叶冰蓝则是说道:“丽娟姐,你好。”

欢迎转载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 » 当时的白克清已经身居高位却丝毫不避嫌也不怕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