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孙二娘听了这话则是丝毫都不掩盖的朝着顾峥

分享到:
 “若是来了敌人的援军,我就以长啸作为提醒!切不可恋战!”
 
    “是!大哥!”
 
    光是从这些人的声音里,就能听到他们发自灵魂深处的兴奋。
 
    再抬起头来的小队长,就发现,这些盯着他们队伍的士兵看着的偷袭人的眼睛,都冒出了幽幽的绿光。
 
    要不要这么的吓人,像是狼见了羊那么的渴望。
 
    什么时候,让小儿夜啼的金兵,竟然成了肥肉一般的存在了?
 
    这个疑问,这名队长,只能下到了地府之中去询问他的同泽了。
 
    因为就在第二天的早上,他头颅就出现在了大营外的人头京观的最顶上。
 
    双目瞪得溜圆,看着近在咫尺的前方。
 
    而当这一消息再一次的传到了完颜宗望的营帐之内的时候,这个战无不胜的将军,第一次将自己的手掌,捏的咔咔作响。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升帐,点兵,我要亲自带兵,在这周围大规模的围剿!!我就不信了,我们堂堂的数十万的金军,还奈何不了这等魑魅魍魉了?”
 
    就在完颜宗望准备将自己手中的军令扔出去的时候,他旁边的一位幕僚却是及时的劝阻了下来。
 
    “将军,且慢!此时万万不可啊!”
 
    “哦?你说为何?”
 
    看着完颜宗望那暴怒的表情,一旁名为的兀颜氏的军师,赶紧就将自己的疑虑给说了出来。
 
    “将军,现在我们和宋军的关系是两军对峙的状态,这两天我们军营中的骚动,可能已经被对方的人所察觉了。”
 
    “如果我们的这方的人一旦表现出一丝的示弱,那么就可能给对方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而现在脱离了童贯的大军朝着西北行进的几个将军,说不定已经在勤王的路上了。”
 
    “如果让他们赶到这里,看到了此种情况,会趁着我们的军营当中防守的空虚,从而大举进攻起来。”
 
    “到时候说不定咱们想要侵占这大宋国的疆土不成,反倒会陷入到了包围圈中。”
 
    “更何况,现在的宋徽宗正在朝着黄河以南的方向逃窜,我们要尽快的解决开封的城的归属的问题,然后再直接举兵南下,将这昏庸的太上皇一并给抓到我们的手中。”
 
    “到时候,这个大宋国还不是由着我们金国为所欲为?”
 
    “别管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我估计顶天了就是一伙游侠儿一般的豪强,担心他们皇帝老儿的安危,想要看一看他们的钦宗老儿是否安好罢了。”
 
    “他们那么点的人手,又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呢?”
 
    “说不定我们还能用这钦宗,吊出一条想象不出的大鱼呢。”
 
    听了兀颜的话,完颜宗望轻轻的点了下头,复又问到:“那我们怎么去通知他们,明日中就将那皇帝老儿帮给那山崖上给他们看看呢?”
 
    被问及到的兀颜一阵沉吟之后,回将军到:“这个倒也简单,待到傍晚的时刻,没有等到我们的回复的这伙人,一定还会伏击我们的士兵。”
 
    “今日中我们巡逻的士兵,什么都不必要多做,他们只需要在巡逻的过程中,喊上一句话,就可以保得性命了。”
 
    “哦?什么话?”
 
    “那就是:明日晌午,满足壮士的愿望,我们崖坡上见。”
 
    听到这里的完颜宗望点了点头,转身就吩咐身边的传令兵到:“速速的依照军师所言,传令下去吧。”
 
    “得令!”
 
    这几位传令兵退后,收到了消息的整个巡逻队,都松了一口气。
 
    前两天的一天比一天多的人头京观,可是给了他们普通士兵以不少的冲击的。
 
    他们最怕的莫过于这种不明不白的死亡,憋屈。
 
    今日下达了这个命令,总算是能让他们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了。
 
    这无止境的杀戮,总该是停了下来了吧?
 
    可惜,这只是他们单方面的美好的愿望罢了。
 
    待到夜幕再一次的降临的时候,整个金军的营帐外边,都传来了同一句话,此起彼伏的嚎叫的声音。
 
    “明日…见……”
 
    而听到这些喊声的大汉们则是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了他们的领袖顾峥的身上。
 
    “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还要不要?”
 
    一个大汉比了一个下切的动作。
 
    而一直站在山坡上抄着手的顾峥,则是面无表情的说道:“继续,为什么不继续?”
 
    “我又没答应那金兵,见到了皇帝老儿就不杀他们的士兵,这两件事完全都不冲突的好吧。”
 
    听到了顾峥确切的回答的几个汉子们则是面上一喜,一比大拇指到:“大哥!够狠毒,我喜欢!”
 
    而孙二娘听了这话则是丝毫都不掩盖的朝着顾峥的方向抛了一个媚眼,而自觉的难受美人恩的顾峥,则是很不解风情的将头努力的扭了过去。
 
    其故意的程度,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情况了。
 
    气的那孙二娘是杏眼圆睁,狠狠的剁了一下脚,却因为这山路上的石头嶙峋,而硌着了脚丫。
 
    “噗呲”
 
    拿着后脑勺对着孙二娘的顾峥,也能想到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
 
    而被自己的心上人这般的嘲笑,饶是没脸没皮的孙二娘,也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委屈。
 
    她憋着自己的红眼圈,握着手中的双刀,再一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后背笑的直抽抽的顾峥,就一瘸一拐的朝着山坡下走了过去。
 
    她去找兄弟们商量晚上杀敌的事情去了,再和这般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待着,她怕是恨不得将这个冤家给剁成了肉泥。
 
    打不得,骂不得的那种憋屈,真的是闷的她孙二娘心慌慌。
 
    而笑够了的顾峥,看着这天色已经沉下来的暮色,则是将下巴的面巾往鼻梁上一架,背着箭枝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一晚上,依然是金国士兵的不眠之夜。
 
    原本想着的平安无事,再一次的被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给打破了沉静。
 
    待到第二天,那更加高大的人头京观的底下,摆放着一张:知道了,乖孙儿!的血色字条的时候。
 

欢迎转载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 » 而孙二娘听了这话则是丝毫都不掩盖的朝着顾峥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