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光头大声喊道光头李给我

分享到:
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我看了看跟在我身后的谢龙,沙哑的说道:“你回去休息吧!我们明天有事情要做。”
 
    谢龙担心的看了看我,低声说道:“我怕宁坤再来对付你。”
 
    “他没这么蠢!”
 
    我摇摇头道:“他既然已经打草惊蛇,就不会再犯这个错误,明天早上,你按时去盛世娱乐城,我们真的要做事情了。”
 
    谢龙沉默了一下后说道:“风哥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等等!”
 
    谢龙不知所以的转过身,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今天这件事情,你并没有错,不用放在心里。”
 
    谢龙沉默了一下,低下了头。
 
    我关上门,打开了洗澡间灯,将水龙头打到最大,又过了一会便关上了灯。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来到窗口,谢龙的车果然缓缓的开走了。
 
    我拿起电话,低沉的说道:“李清大哥吗?能不能给我送台车来?我有事情处理。”
 
    李清是江春市的另外一个夜店老大,当年夜店联盟的时候,除了林正之外,就是他反对齐四,而后来我也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改造业务,而且他渐渐的也想要脱离这一行,现在虽然还有两家夜店,但基本不怎么管了。
 
    我让他给我拿一台车,他没过二十分钟就送到我的楼下,他本来想要派个司机的,却被我拒绝了。
 
    大约两三个小时,我再次来到了省城。刚刚进了南通大街,我便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现在大概早上六点多。我打了个电话,一个摩托车手很快来到我的身边,这是张奎的一个兄弟,我之前让他们几个摩托车手留在这里,为的就是防备宁坤真的什么也不顾,却依然没想到对方能够用如此狠毒的手段。
 
    我看了看这个小子,淡淡的说道:“你打听好了吗?”
 
    那个小弟点点头道:“哥,你放心吧!宁坤被你抽了这些皮鞭后,先去的医院,他可能是怕了,竟然再次回到了自己的酒吧!”
 
    我皱了皱眉头:“还在酒吧?”
 
    那个小弟确定的说道:“为了确定这点,我还去里面坐了一会,不过那家伙受伤挺重,只在最里面的包房,门口还有七八个小子在保护。”
 
    我点了点头,对着这个小弟说道:“我知道了,你可以离开了。”
 
    对方皱了皱眉头道:“风哥,你这是……”
 
    我深吸了一口,用谁都没听到的声音说道:“赎罪!”
 
    我的那个小弟还想说什么,可在我的命令下很快的离开了这里。
 
    我将车放在了一个公共停车场里,并找了个宾馆睡了一觉,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电话声叫醒。
 
    刚刚接起电话,对方变已经尖叫道:“你在哪里?快点回来?”
 
    我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念念,如果有什么事情,帮我好好照顾盼盼。”
 
    没等对方说话,我便放下了电话。
 
    对方再次的将电话打过来,我却按了关机键,之前我能够拿着个煤气罐来找三江算账,现在我也要用自己的方法找宁坤报仇。
 
    我出了小旅馆,开车来到了对方的酒吧。
 
    因为是白天,大门紧紧的锁着。我围着这个酒吧转了一圈,发现在侧面有一个巨大的落地窗,我到旁边找了个砖头,放在了汽车油门那里,然后将档位摆动了前进,就在汽车冲向那落地窗的瞬间,我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
 
    轰的一声!
 
    巨大的玻璃被撞的支离破碎,紧接着七八个人从里面跑了出来,他们全都傻眼了,因为一辆吉普车已经冲进了酒吧的大厅,装在了柱子上,周围的桌子椅子被撞的七零八落,惨不忍睹。
 
    整个酒吧瞬间乱成一团,而宁坤在两个人的搀扶下,也从包房里走了出来,当他看到这两吉普车的时候,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恨意,沙哑的说道:“快点,将咱们人全都叫来!”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他们大多数都是宁坤的手下的头目,而他们也带着一些得力手下,没过多长时间,这里聚集了快三四百人了。
 
    宁坤看着这些人,沙哑的说道:“兄弟们,昨天林白风来我这里捣乱,我本来没想招惹他!可谁知道他没完没了,我要是不给他点厉害,他还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他的一些手下很多人昨天晚上都被鞭子打了,本来就怒火滔天,现在老大说了,一个个就和野兽般嗷嗷大叫起来。
 
    宁坤点了点头,指了指不远的一个小子说道:“章三,你带着你的人现在就去盛世娱乐城,点火也好,或者干什么也好,我不想让他们再存在了。”
 
    随后,他又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光头,大声喊道:“光头李,你小子带着人给我堵住门口,只要是他们进来就给我打断腿,有什么事情我负责。”
 
    他还想下命令……
 
    可突然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不是有病,谁让你给我上酒了!你是谁的手下,给我抬起头来我看看。”
 
    “是我呀!”
 
    我缓缓抬起了头,平静的说道。
 
    宁坤脸都绿了,尖叫道:“是你……”
 
    话音未落,我已经上前一步,到了他的面前,手中匕首死死的顶在了他的咽喉处,沙哑的说道:“没错,是我!”
 
    “怎么可能?”
 
    我看着宁坤不敢置信的表情,淡淡的说道:“这个似乎不算什么吧!刚才在汽车撞进里面的瞬间,我就已经趁乱进了你的酒吧!只是我一直在角落里藏着,你们小弟越来越多,而且相互之间都不认识。我拿了瓶酒走过来,没人会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会有人对你不利,就如同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找杀手杀我一样。”
 
    宁坤脸都紫了,大声尖叫道:“我没有找杀手杀你,你别胡说八道!”
 
    我淡淡的笑了笑道:“你不用狡辩了,对方已经招了,更何况除了你之外,谁对我非杀之而后快,只是把你不应该的是伤到了我的女人。”
 
    宁坤知道狡辩没有,脸上苍白的说道:“你要做什么?”
 
    我笑了!

欢迎转载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 » 他又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光头大声喊道光头李给我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