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无语的侍女领着尤纳威到了外堂

分享到:
  李林心中纳闷,按理说,高句丽离自己这里比较近,而鲜卑距离自己较远,怎么还让鲜卑先到啊。
 
    第二日,李林身穿一袭白衣,现在李林还没有自己的官服,因为他压根就不是什么官,他讲个个郡的郡守之位都给自己的分配出去了,而自己也没有上表朝廷给自己什么官,邴原让他申请个将军什么的,瞎搞公孙瓒就是奋武将军,还是蓟侯,但是李林心中可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自己要是封了官,那不是就被朝廷的枷锁给绑住了嘛,到时候让自己再进京什么的,现在那个破地方让董卓玩乱的狠,后来还有李傕,郭汜什么的,老子三国演义看啦,吕布都给赶出来了,自己还去个屁啊!万一在死外面。
 
    李林一袭白衣,腰间带着碎玉宝剑,头戴羽冠,双手负于背后,李林笑了笑,自嘲道“呵呵,我与那江东周郎到底谁帅啊?嘎嘎嘎嘎!”
 
    不一会,一堆骑兵渐渐出现在地平线上,为首一帮人,服饰怪异,李林知道这就是鲜卑人的服饰,一旁方方忽然感叹了一句“真是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啊!骑术果真精湛。”
 
    李林也是点点头,自己手下最精锐的骑兵乃是太史慈手下那几千的骁骑,骑术也就堪堪和这些人相平,但是那可是有李林创造的马蹄铁,和铁马镫的帮助,李林手下唯一能比下这些胡人骑兵的也就是侯宇手下那一帮变态了,当然要说到作战,呵呵,这些人不一定是太史慈手下的对手,血杀营那就更不用说了。
 
    李林缓缓嘴方方道“毕竟汉人不比胡人,从小便是在马背上生长,家就在马背上,若是他们从马背上下来,说不定还不必汉人呢!”
 
    方方听了李林的话,思索了一怎,忽然道“哦?公子,你是说要同化这些胡人,是他们融入汉人?”
 
    李林笑了笑“嘿嘿,聪明!”
 
    这时候,骑兵已经到了眼前,李林迎了上去,所有人跳下马来,李林拱手道“呵呵,我乃辽东李林李元杰不知哪一位是步度根元帅派遣使者?”
 
    只看一个大汉走上前来,穿着花花绿绿的,嘴角上还有两撇胡子,脑袋上插着鸡毛掸子。
 
 第六章 讨好尤纳威
 
    鲜卑使者对李林一拜道“我乃是步度根元帅使者,尤纳威,见过李将军!”
 
    李林笑道“哈哈,步度根元帅属下果然雄壮,来,快进城来,我已备好酒宴,款待来使!”
 
    鲜卑使者尤纳威,很是惊奇,没想到李林竟然如此热情,客气的点点头,跟众人一同入城,李林还给尤纳威介绍了几位官员,都是对尤纳威之分客气,尤纳威受宠若惊。
 
    “来!使者,干!”李林举起酒杯,对尤纳威敬道。
 
    尤纳威赶紧回应,一口干下,李林对着四周一个眼神,四周官员,赶紧过来对尤纳威敬酒,尤纳威对于李林一方的官员的热情,虽然有一些应接不暇,但是也要表现出来他们鲜卑民族的豁达,来者不拒,一一接下,没多大一会,就已经晕晕乎乎的。
 
    李林将尤纳威的肩膀抱住,笑道“哈哈,那个…………老油,我看你长相威武,怎么还成了使者了,按理说,你应该在战场上啊?”
 
    尤纳威,打了一个酒嗝,“呃!呵呵呵,李将军,你有所不知,我们鲜卑啊,人人都是从小学习骑术,打猎,哪有像你这样的书生啊?我在我们民族里面算是有一点文化的啦,呵呵,所以元帅就派我来了!”
 
    李林点点头,心里嬉笑‘就你这熊样竟然能混成这样,靠!’,但是李林面色不改,“老油啊,你也别李将军,李将军了,呵呵,今日我与你一见如故啊,你就叫我元杰吧,看你比我虚长几岁,我就叫你大哥了!”
 
    尤纳威一听,十分吃惊,没想到李林生气招待自己不说,竟然还管自己叫大哥,赶紧道“嗯…………这不行,李将军你也是手握几万兵马的人物,我一个小人物,怎么能高攀啊!”
 
    李林假装生气道“诶…………大哥,你这不是跟我客气嘛,你看,你这么说都对不起我这一碗酒,来,喝!”说着李林又敬了尤纳威一碗。
 
    尤纳威晕晕乎乎的又是喝下一碗,一旁的人也是劝解让尤纳威答应,尤纳威又打了一个酒嗝,忽然大叫一声道“好!元杰,我在这里多谢你的款待了!”自己就端起了酒碗来。
 
    李林一笑,这都省着我灌你了,“哈哈,好,大哥,来,喝!”二人又是一阵嬉笑,就像真的是两个亲兄弟一样,晚上,李林还亲自将已经喝的像一滩烂泥一样的尤纳威送到了房间。
 
    第二日,尤纳威知道正午才醒来,揉着太阳穴起来,“大老爷,您醒了!”
 
    尤纳威疑惑道“哦?你怎么叫我大老爷啊?”只见一个美丽的侍女在尤纳威的床边,当时尤纳威就看呆了。
 
    侍女笑道“呵呵,你是我家老爷的大哥,所以不久管你叫大老爷吗?”
 
    尤纳威道“哦,那…………这里是哪里?什么时辰了?”
 
    侍女道“这里是李将军的府上啊?现在已经是午时了,大老爷,你先洗把脸,一会膳食就会给您送来!”
 
    尤纳威现在脑子还是晕晕乎乎的,拍了拍脑门,过了好一阵子才将昨日的事情想起来的差不多,点点头“哦,好像是元杰给我送过的,诶…………妈的,昨日喝的太多了,已经当误了正事了!”
 
    尤纳威赶紧起来,出了门口,侍女惊叫道“诶!大老爷,你干嘛去啊?好要不要用餐?”一看尤纳威有跑了回来。
 
    “你们家老爷在哪呢?”尤纳威问道。
 
    “老爷?应该在外堂吧?”
 
    “哦!”说完,尤纳威有跑了出去,可是转瞬间,又跑了回来。
 
    “外堂是哪?”尤纳威依旧问道。
 
    “…………我领你去…………”甚是无语的侍女,领着尤纳威到了外堂。
 
    李林真在于一些官员商量公事,一看尤纳威跑了出来,堂内人都是吓了一跳。
 
    李林疑惑道“哦?大哥,你起来了,怎么跑到这里了?”
用餐了吗?”
 
    尤纳威道“呵呵,让元杰见笑了,昨日确实喝的有一些多了。”
 
    “大哥客气了,你有什么事吧,这么着急?”

欢迎转载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 » 是无语的侍女领着尤纳威到了外堂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