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邈大笑着回到卧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分享到:
果然,第二天开始,襄平城内一大部分由世家控制的店铺,纷纷停业,百姓无法购买生活用品,弄得人心惶惶,这件事情第一时间就有人报告给徐邈。
 
    徐邈知道以后,眯着眼睛,精光四现,缓缓对下人道“嗯!下去吧,要有什么情况,再来报告!”
 
    徐邈心中思考着,这一会李林要自己的全权处理这一件事,现在襄平城中世家大户已经开始反抗,城中店铺纷纷停业,这一天两天还好,若是时间一长,肯定是高的人心不稳,城中大乱了,这一会李林的措施,乃是利国利民之大事,而襄平城更是这一会的首当其冲,只要襄平城太平了,那么整个辽东四郡就太平了。
 
    但是…………现在软的办法是不行了,世家大户就是一位我们不会像公孙度一样使用强硬手段。徐邈阴狠的说道“哼!真想元杰的那句话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又过了三天,城中店铺依旧没有要开业的迹象,李林亦是得知,咬咬牙,自己已经将权利交给了徐邈,自己不好插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李林立即吩咐下人道“去,告诉从事徐邈,他有生杀大权!”李林说话的一瞬间,眼神杀气凛冽“并且通知侯宇,血杀营抽出100人给徐邈听用!”
 
    现在侯宇的血杀营,在李林拿下辽东36县以后,又多了36县的监狱,这样,侯宇的血杀营就等到了很大的补充,心在,侯宇的血杀营已经从原来的五百余人,增加到了八百余人,各个都在侯宇的恶魔般的训练之下成了变态。
 
    下人立即回报给徐邈,徐邈听了以后,笑着点点头“呵呵,好!这一会就方便了。”
 
    当日,城中的所有世家大户都收到了徐邈的邀请,众人十分好奇,现在的徐邈,对于城中世家来说,已经有很大的权利,这个时候邀请他们参加宴会,这很显然就是服软了,众世家商议之后,肯定徐邈定是服软,心中大快,都是十分给徐邈面子应邀。
 
    “呵呵呵,来徐大人,喝!”在李林赐给的徐邈的府上,今日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徐邈宴请了城中42为世家家主,纷纷到齐,席上,众人都是十分给徐邈面子,都来敬酒,徐邈也是一一接下,府内一团和气荣荣。
 
    “呵呵,徐大人,车外面的礼品上面都有我们的名帖,还希望徐大人笑纳啊!”带头人王老爷对徐邈客气道。
 
    徐邈点点头,笑道“呵呵,各位家主真是客气,主公委以重任,还希望各位家主支持啊!”
 
    说完这句话,府内空气忽然紧张起来,徐邈又笑道“呵呵,各位大人不必紧张,这襄平城虽然在我主公之中不假,但是还是要凭借各位家主的合作才能安定、繁荣,只有各位家主与我家主公倾城合的样子,众人一直聊到深夜,也没有谈商会的事情,徐邈晃晃悠悠的将众家主送走。
 
    等到所有人走后,本来已经醉眼迷离的徐邈,忽然面色一正,目漏精光,原来徐邈一直在装醉,一旁下人疑惑道“大人,咱们本来不是要让这些世家家主参加商会吗?你怎么陪他们喝了半天酒啊?”
 
    徐邈眯着眼睛没有回答,走到各位世家家主送的礼物之前,翻开几个,呵呵笑道“这些人好大的手笔啊,难道他们生意这么赚钱吗?”徐邈其实这一会只是要这些世家大户先做和解,是他们放松警惕,保持着襄平城的稳定,真用怎样的办法顺理成章的惩治他们,徐邈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一边下人道“呵呵,当然赚钱了,这些世家啊,不仅有生意,还有大片大片的土地啊,每一年的地租便是不少啊!”
 
    徐邈一听,来了精神“哦?他们的地不少?有没有侵占别家土地啊?”
 
    下人道“呵呵,大人,他们根本就不是侵占,而是抢占啊!就他们这帮人,都是想法设法得到土地,没有一个人的底子是干净的!”
 
    徐邈笑了笑“呵呵,这一会,他们就有理由死了!”说完,徐邈大笑着回到卧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旁的下人听了徐邈的话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家大人说的醉话。
 
    第二天,各个世家的店铺果然很给面子的开张了,城中百信的压力立即缓解,而徐邈隔了几日又是宴请众位家主,众位家主也是纷纷到场。
 
    “呵呵,几日某邀请大家来,就是因为我家家主所托重任…………”徐邈对着众人道。
 
    在徐邈这一主桌上,坐着城中实力最大的四个世家,王李钱刘,四位家主面面相觑,互相眼神交流,王老爷问道“徐大人说的可是商会之事?”
 

欢迎转载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yy彩票娱乐平台|yy彩票平台登录注册|yy彩票官方娱乐平台 » 徐邈大笑着回到卧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